中国500万人吃伟哥,却不是因为“性”,是因为

阅读:622019-10-11

  我想全中国99%的成年男性和80%以上的成年代孕女性,都知道它是用来干什么的——治疗男子性器官功能障碍。

  无论是正规的药店,还是藏在街角的成人用品店,你总能找到它的身影。

  

  如果购买者是成年男性,大概会在老板娘意味深长的眼神中,羞愧的低下头。老板娘可能还会来一句,“小伙子,没事,这有啥不好意思的。”

  如果购买者是代孕女性,老板娘大概会打开话匣子,“妹子,大姐也是过来人,这药也别给他多吃啊,要不然两口子都遭罪”。

  

  只要手里攥着这个蓝色药片,就会凭空为你增添几分自信。今晚必定是不眠之夜,一定要“大战三百回合”。

  但这一次,购买者是个8岁的小女孩。

中国500万人吃伟哥,却不是因为“性”,是因为

  起初我以为这是哪对“失德父母”抹不开面子,让孩子来买这种“少儿不宜”的药。甚至是某些短视频博主拍来恶搞,来博人眼球。

  但面对药剂师的盘问,小女孩表示:

  是我自己要用,它能治我的病。

  

  小女孩得的病,叫做肺动脉高压。

  当我把“肺动脉高压”、“伟哥”这两个看起来毫无关系的词输入搜索引擎之后,我才得到了一个震惊的事实:

  除了一些香艳画面,“伟哥”还被用在别的地方——比如救命。

  在中国,有不少于500万人依靠“伟哥”续命。

  一天不吃,就可能有生命危险。

  

  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肺动脉高压患者。

  剧烈运动之后,你有感受过那种心脏要跳出嗓子眼的感觉么?

  呼吸困难,口干舌燥,还有点犯恶心,头晕目眩。

  这些,就是肺动脉高压患者的日常,他们每一次呼吸,就像是刚跑完800米。

  

  所以他们的行动,远比我们普通人要困难的多。

  而出门,也成了每天最困难的事。

  过街天桥,是他们无法逾越的“禁区”般的存在。

  很多时候,他们都选择打车出行,但就是小区门口到出租车的距离,他们也要走走停停。

  很多出租车司机等的不耐烦,直接开走了。所以必须要一个亲人先坐到车里拖住司机,才能等到患者上车。

  很多人没有办法,就直接坐轮椅出行。

  由于长期处于缺氧状态,他们的指甲、脸颊、嘴唇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蓝紫色。因此,他们也被称为“蓝嘴唇”。

  

  除此之外,肺动脉高压患者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如果他们说自己是病人,你一定会认为他在装病。

  但在平静的外表下,他们的肺,正在被冲击。

  普通人在静息状态下,右心导管检测肺动脉平均压是12-16mmHg,而肺动脉高压患者的这一数值≥25mmHg,是普通人的两倍。

  为了完成供血,心脏输出的血流必须有更高的流量和更高的压力。而肺血管床在高流量与高压力的血流长期冲击下,肺循环血管壁会出现增厚的现象,最后发生硬化,导致供血更为困难。

  由于肺部动脉高压,阻碍了血液从心脏输送到肺部,极易造成呼吸困难,胸痛、心绞痛、晕厥、右心衰竭甚至死亡。

  

  一个不吃药平均只有2.8年寿命的病,一个不吃药在生活中寸步难行的病,但凡有一点可能性,大家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治疗。

  不过目前,市面上治疗肺动脉高压的药物主要有三种,前列环素、内皮素受体拮抗剂和5型磷酸二酯酶抑制剂。

  “伟哥”,学名叫做西地那非,属于5型磷酸二酯酶抑制剂的一种。它可以舒缓肺部血管,利于血液循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轻肺动脉高压患者的痛苦。

  它不是最有效的治疗药物,有一些诸如波生坦、安立生坦的药物,比“伟哥”效果更好一些。

  但“伟哥”,是它们中最便宜的。也是肺动脉高压患者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可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承担不起高额的医药费用,选择等死。

  西地那非规格种类较多,售价并不统一,一片大概是60元左右。

  而每个人的病情所需剂量也不尽相同,平均下来,一个病人一年的花费在20万左右。

  最令肺动脉高压患者绝望的是,西地那非的使用书在国内仍未更新,也没有肺动脉高压的适应证,它仅被用于治疗男性性功能障碍。

  

  新闻里的那个小女孩,从3岁检测出肺动脉高压后,靠吃“伟哥”治病,已经整整五年了。

  她的爸爸妈妈,一个月只能挣4000元左右。父母两人都在打工,“一份不中打两份,两份不中打四份”。

  

  在众多心血管病武汉代孕专家以及爱稀客的不断努力下,肺动脉高压药物进入医保名录,有了更大的进展。

  2013年,北京将肺移植术后抗排异的药物纳入了医保,患者的费用,从一个月五六千,降到了200多。

  2016年深圳、青岛、沈阳等地将波生坦纳入医保。患者只需支付1000多元,就能吃上之前花费2万多才能吃到的药物。

  2018年底,内蒙古自治区将肺动脉高压所有治疗途径的药物一举纳入医保目录范围,成为全国首个将波生坦片、安立生坦片、曲前列尼尔注射液、吸入用伊洛前列素溶液等药品全部纳入医保的省区。

  这很难不让人想起《我不是药神》。

  2019年8月27日,《我不是药神》上映一年后,在全社会的关注下,新药品管理法修订了。

  

  我想,他们会继续奔走呼号下去,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一起关注,因为他们和世间千千万万病人一样,不过是有着人类最基本却又最奢侈的本能——好好活着。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